一位北京大學畢業的將軍澳香島中學校友經驗分享

近日,一位在北京大學哲學系畢業的校友回到母校與老師們合照留念,懷念校園生活點滴。這位2010年預科畢業的校友叫冼俊燊,他在香港浸會大學畢業後到北京大學讀碩士,學成後回來香港服務於教育界。冼校友走出香港,入讀北京大學,現將經驗與學弟、學妹們分享,希望協助他們及早規劃未來。冼校友認為香港求學,「學生是以城市的視角來認識中國和世界,而在國內求學,學生就是在親身體驗中國生活現況的基礎下認識世界。」故此,他「建議香港的同學應以梁啟超『問政求學觀其光』的方式走出香港,認識祖國,放眼天下。」

事實上,我們一向重視培養學生具有「立足香港、深入內地、走向世界」的胸襟和視野,生涯規劃教育強調為學生創造多元出路,學生可視乎個人興趣和專長選擇入讀本地、內地、台灣和海外的大學。2018年1月學生張詩琳獲北京大學免試提前取錄,3月中五學生參加清華大學體驗營,4月到廣西、越南考察,6月到新加坡、泰國交流,暑假期間到紐西蘭考察等等,目的都是希望協助學生奠定基礎,及早規劃未來。

我在北大的二三事

冼俊燊 (2017北京大學哲學系碩士畢業生)

(2010年將軍澳香島中學預科畢業生)

還記得在將軍澳香島中學的畢業典禮上,學校邀請的主禮嘉賓分享了很多個人對教育的理念和表達對學生未來發展的憧憬。事隔多年,具體內容我已忘記,可是他提出的一個比喻卻啟發了我的發展方向。他說:「香港學生若是不願意走出香港,猶如上海學生不願意走出浦東區。大家要知道浦東區的面積比香港還要大。」他希望同學們能走出香港,放眼天下,就是這句話為我到國內升學埋下了種子。

有別於中學文憑試後直接到內地升學的同學,我是在香港浸會大學畢業後再到北京大學修讀碩士的。接下來我將從學習生活、日常生活、升學及就業前景這三方面分享內地升學的體驗和收穫,希望能供有意到內地升學的同學參考。

北京大學作為國內頂尖學府,學習環境優良,教學資源豐富。以我修讀的外國哲學為例,第一學期學校就聘請了國際知名的學者作客席教授為同學授課,而這待遇是香港的大學未能給予的。由於身邊都是國內外的優秀學生,大家都十分珍惜學習的機會,所以學習特別認真、刻苦。因為課堂作業和老師佈置的閱讀材料很多,剛開始是每個同學都會熬夜,但適應過後很快就可以按個人能力調整時間。因為內地大學生大都住在學校宿舍,所以對時間的分配尤其重要,洗衣服、打掃衛生和社交活動的時間必須妥善分配。

北京大學中有「一塔湖圖」,這是指博雅塔、未名湖和圖書館。在北大校園生活就像住在一個以前的皇家園林裡面(圓明園和頤和園就在校園旁邊),四季分明,景色迷人。學校的學習氣氛濃厚,每天都會舉辦多場學術講座,校園也設有博物館和多個體育場,為學生身心全面發展提供充足支援。

最初我還以為內地「學霸」們都是書呆子,除了學習就毫無日常生活樂趣。然而這誤解很快就被消除。因為內地學生比例上始終是大多數,他們更會願意主動接觸及認識香港學生,在交流中也會消除彼此的隔閡或誤解。據我個人經驗而言,最佳打開話題的方式就是聊吃的。各地飲食文化不同,大家定必紛紛表示對家鄉菜的熱愛,滔滔不絕的分享各自的饞嘴經驗。讀研的三年間,我可真是跟隨同學們吃遍了大江南北。

內地的交通網絡完善,而互聯網在生活上的應用比香港廣泛和先進得多,所以生活體驗遠比香港豐富且新鮮。臨近假期,同學們都會拳拳盛意邀請我到他們的家鄉作客,熱情款待。有別於一般走馬看花式旅遊,在「土著」的帶領下,旅行變得更具深度,同學間又能建立深厚的友誼。另外,學校也會舉辦假期的實踐團,學生組團到各地的政府單位或商業機構進行調研學習,豐富學習經歷。我其中的一個實踐地點是新疆的克拉瑪依。那是座石油城市,在新疆地區中經濟特別發達,但當地政府不甘經濟產業單一化,打算發展文化旅遊,我就代表學校到當地與來自復旦大學的教授一同策劃及撰寫建議書。以香港本地大學為例,學校甚少會派學生代表到不同的政府單位或商業機構中調研學習,更遑論會參與到實際的政策規劃項目中。

可能香港學生比較擔心內地的學位在香港的認受性,畢竟兩地制度各異,法律和醫療不能銜接,但大部分專業都在政府的資歷架構中被承認。隨著內地和香港的政治、經貿和文化的交流及關係日趨緊密,內地學位的價值必然提升。正當世界各國的學生都意識到了解中國的重要性,紛紛遠赴中國留學,原本佔有地理和語言優勢,並且與祖國關係密切的香港學生豈可故步自封?要知道在香港求學,學生是以城市的視角來認識中國和世界,而在國內求學,學生就是在親身體驗中國生活現況的基礎下認識世界。故此,我建議香港的同學應以梁啟超「問政求學觀其光」的方式走出香港,認識祖國,放眼天下。

1

2

noticeeclassemailphotocampustvfacebook1linkloginphoto